泉优也

Целая площадь цветов
——远离死于季节轮回的人群

未来永劫



【相反命运梗】

【除了Genius用俗称之外其他均为英文】

【罪白罪白罪白】

【没文笔,自我满足产物】

——————————————————————


        白衣在草稿纸上写完最后一步计算,起身离开坐了许久的椅子收拾桌面上散乱的实验器材。Parker难得来一次实验室,还将原本整齐的设备弄得凌乱不堪。但是面对那张还带着稚气的笑脸,他就无法板起面孔说出教训的话.

        “今天那个人又在等白衣哦。”白衣将一支清洗干净的试管放回架子上,回想起Parker将这只试管拿在手中把玩时说的话。

        “不过我跟他说白衣今天受人邀请去了咖啡馆,让他自己去玩。”少年眨眨眼睛,上翘的唇角构成恶作剧成功后的愉悦弧度。

        ——戏弄他人来活得满足心理是不对的。这个想法仅仅在白衣脑中停留了一会便儿消逝在大量的数据计算中了。他不会评判Parker的品性,对小孩子应该宽容才是,白衣是这么认为的。对人情世故不擅长的科学家通过阅读书籍了解人类社会,来探究自己简单的感情,情感方面的不足导致他对已经不能归于“小孩子”范畴的Parker还是哄孩子一样的手段。这让原本就个性自由的Parker更加肆意妄为,好在少年也并不是不懂控制收放的人,只是平日的小恶作剧而已,白衣干脆放任他自由成长。

      ——可这次的恶作剧给他带来的麻烦有点大。白衣整理好实验室,换上和工作服区别不大的常服,一边走一边思考今晚的室内观测结果会怎样,可刚到达门口,一声“白衣”打断了他的思路。

        麻烦又来了。白衣忽然有种想翻白眼的冲动,可科学家的理性制止了他。他只是牵动了下嘴唇便迈着不急不缓的步伐走到那个喊他名字的“麻烦”身边。

        这个“麻烦”从外表来看并不让人讨厌,相反还很有吸引力。如果白衣是个爱幻想且审美观正常的女性说不定就会发生不可挽回的事……可惜白衣不爱幻想,也不是女性,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科研人员。

        “Parker说你去了咖啡馆。”“麻烦”说,“我去了一趟,但是你不在,所以我就在这儿等你。”

          提起Parker的名字白衣不免有些头疼,就是因为对方给他惹了这么个大麻烦。因为少年心性一时兴起,Parker在有陌生人问白衣的去处时,不仅好心告诉了对方自己老师的所在地点,而且还很热情的向人推荐白衣是个多优秀多好相处的人,唯一的遗憾就是还缺个伴侣。

        或许是Parker的恶趣味让对方误会了什么,从那天后那个人就真的像白衣的追求者一样天天在他工作的大楼下等着,无论白衣如何解释劝告或拒绝,那个人都毫不动摇,风雨无阻的等待着他。

        如果只是单纯等着倒还好,可这个人就像黏在鞋底上的口香糖一样紧紧黏着白衣,甚至还跟进了他的单身公寓并住了下来,不得已,喜欢清净的科学家只好在书房里摆了一张折叠床。所幸白衣工作的机构严格遵循“外人不能入内”的准则,安保工作非常严密,否则他的实验室将多出一个活蹦乱跳的人类了。

        究竟是为什么才会造成现在的状况?工作了一天的科学家疲惫地望了眼逐渐暗下来的天空,又将注意力放回眼前的人身上:“Guilty,其实你不用每天等着我的。”

        “没事,反正我也很闲嘛。”Guilty满不在乎答到,他上前一步接过白衣手里的文件袋,动作娴熟地搂住对方的腰部朝家走去。即使隔着并不轻薄的衣物白衣也能感受到腰部的不适感,他侧过身想从这种别扭的姿势里解脱出来,却被对方手上传来更大的力气弄得更加困扰,只好乖乖保持类似于情侣间的亲昵动作跟上人的步伐。

        “你很闲的话可以待在家里随便做点什么啊,比如准备晚餐。”白衣感觉自己的胃正发出抗议。

        Guilty很快拒绝了这个提议:“那怎么行,我不在你身边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又来了——白衣隐隐作痛的胃部似乎更加不满了,他干脆缄口不言,还朝Guilty那边靠了靠,将劳累了一天的身体部分重量交给对方。

        每当他建议/劝告/命令Guilty不要花费太多时间在他身上/不要经常跟着他/老老实实做自己的事时,Guilty都会十分干脆的拒绝,但继续追问这样做的原因时,他又会闭口不答或岔开话题敷衍过去。

        白衣迷迷糊糊想着有关Guilty的事,耳边突然传来对方轻柔的声音:“坚持一下,很快到家了。”

        我还很清醒呢。白衣张嘴想反驳,越来越沉重的眼睑打消了他的想法。Guilty几乎是拖着他在走了,科学家的白皙皮肤上即使有眼镜遮挡也十分明显的青黑眼圈无声昭告着人的疲劳。Guilty叹了口气,将逐渐下滑的拉了拉,搂的更紧了些。

        “都让你不要熬夜了。”半是责备半是关心的话语并未传达给半梦半醒的白衣。街灯投下的暖橙色光拉长两人投在路面上的影子,随着他们距离拉远,影子逐渐缩短,直至消失。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