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优也

Целая площадь цветов
——远离死于季节轮回的人群

Spring Fever/春倦症

     “我说你,多少也休息会儿吧。”

      这句话西昂已经听过无数次了 身为一个容姿端丽、工作认真、勤奋到近乎过分的学生会长,旁人的关心理所当然且数量庞大 他大可忽略不计,尽管每次他都是耐心地表示了感谢,而后又继续投入到似乎无止尽的工作中,在这一点上确实是鲜有的不理会他人意见的无理。

        不过这一次关心他的对象有些特殊……光凭借那懒散的声音又无忧无虑的声音他就可以判断对方是谁,在脑海中直接省略了思考的过程,结论是一张终年无精打采的脸,脸的主人是他的挚友,名为莱纳·琉特的万年午睡男子。

        ——这是什么情况?

        西昂暂且搁下笔抬头看向趴在书桌对面的友人,大概是又经历了一场漫长的休眠,他的头发看起来乱糟糟的……虽然他好像大多时候都在沉睡。青年特有的充满朝气的眼神在他眼中也看不见,漆黑如墨的瞳孔倒映出西昂的身影,波澜不惊。

        “我说真的,你休息吧。”大概是见西昂没什么反应,莱纳又重复了一遍。这次西昂倒是很快给出了回答,干净果断的否决:

        “莱纳君关心我的身体真是让人欣慰,不过比起那种事,还是先把工作完成吧。”

        “…等完成太阳都可以从西边出来了喂!”莱纳没好气的抱怨一句,突然翻身上桌,越过堆满桌面的各类文件径直朝西昂而来。后者由于过于惊讶不禁露出了诧异甚至稍显呆然的表情,成功避开所有障碍的莱纳轻巧跨坐在西昂腿上,轻声说了句“真蠢”算是对对方有些傻气表情的评价,还未等西昂说出反驳的话,他不由分说一把搂住还半张着口的男子,垂下脑袋靠在对方肩膀上。

        这下西昂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平日连多说一句话都嫌麻烦的莱纳·琉特此刻正搂着他,备注:动作迅捷又突然,更难能可贵的是对方主动。

        一贯温文尔雅的西昂更难能可贵的愣怔在原地,桌面上摊开的文件在他眼里已经被自行忽略了。莱纳柔软的黑发隐约带有青草的香气,似乎刚在初春时节鲜花盛开的草地上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做了一个漫长而缤纷的梦,有些遗憾的是忘了梦的具体内容。

        “睡一觉吧。”莱纳抬手拍了拍挚友的脑袋,懒洋洋的声线也催人入眠。或许困倦也是会传染的吧,西昂感觉视线有些晕乎乎起来,鼻腔里满是新鲜、怡人的气息。像还沾着晨露的无名野花,混杂着泥土湿润的味道;阳光丝绸一样从天际倾泻下,布谷鸟跳上第一棵绽放花朵的树枝,唱了一曲以“喜悦”为名的短歌。

        春天到了,春天到了。西昂挣扎在沉眠边缘的意识不停重复着春天到了。怀中柔软的物体是什么呢,毛茸茸,带着让人疑惑却安心的气息,是春天吗?

        “莱纳,”西昂竭力保持最后一丝清醒,鎏金双眸现在尽数被困意侵占 “窗外飘进来的香气、是什么?”

        “迎春花。”含糊不清的回答没能传达给已坠入深深沉睡之谷的西昂,平稳的鼻息昭示着人正经历一个美妙舒适,有关春天的梦。

——

————

※〖事后解释:〗

“之前你是不是给我喝了一杯水?”

“嗯…。”

“水的颜色好像有些不对?”

“——那是你的错觉!”

“味道也有些奇怪?”

“那是你的饮食有问题..!”

“尝起来很像某种药物的味道。”

“……对不起,请让我睡150h来谢罪吧。”

“啊…那惩罚可太严重了,怎么忍心让我的挚友去受这种罪责呢。替换一下,150份工作就拜托你了。”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