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优也

Целая площадь цветов
——远离死于季节轮回的人群

irish bull

记个梗
-

「我看见他在靠窗的位置上喝一杯咖啡,纯黑色,苦得像融进了炭。他啜饮的神情并非甘之如饴,也没有皱眉不满,仅仅是平和,沉静得像周身时间停滞。」
「他的时间确实停滞不前了,年纪轻轻的他永远留在那个铅灰云层涌动,暴雨如柱的早晨。那朵染血玫瑰碳化成灰,却深深根植在他心脏上,缓缓滋生出苦涩盛大的愧疚和悲伤。」
「一段狼狈不堪的美好回忆。」


「入冬后这个城镇也没有褪去绿意,街道两旁栽种成排的海棠树仍生机勃勃,我和他像老年人一样漫步于街头时,间或一两片树叶飘下,带些鲜嫩气息。」
「他握着黑伞手腕转动,步伐不紧不慢。镜框后双眼闪烁着锐利警觉的光——大概是,又与那位大人见面了。」
「常人很难从他身上发现危险的气息,也确实。再怎样靠近他,所能嗅见的是清淡的咖啡香气,优雅自持的神态,得体举止,一切恰到好处,不会冷落你也不会让你再接近一步。
。」
「我曾见过他和那位大人交谈的场景:两人端端正正坐在圆桌两端,一样的黑咖啡,一样从容的言语,甚至连唇角上扬的弧度都惊人相似。」
「逐渐崩塌的白日幻境。」
-
all奥顶天立地(bushi
想具体写没写出来的先存存(「・ω・)「
♧,没立绘的挚友弗里恩→←年轻气盛奥兰多。以友人视角来写弗里恩牺牲后奥兰多颓废……呸,没什么精神的日常。虽然表面上维持着冷静但内里已经被雨淹没得不成样子。……关于他的梦境真的是,每篇都有弗里恩(。)是个相当重感情的人啊。
双箭头。
♢,优雅绅士奥兰多→←←←闷着坏尼德霍格……。这种箭头纯属私心)
还是友人视角,因工作原因和尼德霍格多有接触的奥兰多,逐渐萌生的友谊(……及以上的东西?)讲真这两个人,相似点还是挺多的嘛((虽然尼德霍格切开黑
大概就是,原本以为又有了一个为数不多谈得来的朋友结果发现对方是个反水货内心又大受打击的奥兰多……。可怜死了。
-
咖啡,一个私设是弗里恩喜欢偏甜的白咖所以奥兰多也一直陪着挚友喝,虽然不适应,但好像也不错的样子。
但是自对方离去后避免触景生情……唯物主义者奥兰多开始喝黑咖啡。
“所有东西都是一样的雨水气息。”
……其实白咖啡是个人喜好来着。

海棠树,以及一切在冬天也不会凋零的植物,和尼德霍格交往后不禁关注起绿色的奥兰多,其实是非常贴心温柔的人(「・ω・)「
“他居住的北地,所盛开的是什么花?”
还有在时光篇还是哪(?)奥兰多语录有一句“伪装的温柔无害的人,也有可能是锋利的武器”
……这句话用在总理身上好像也很合适啊!w
不是邪教x

评论(8)

热度(4)